Monday, 3 July 2017

甘不甘

《为爱痴狂》里的歌词是“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来到2017年下半年的第一个月份第一个星期第一个工作日,我心里却不停地问嚷着“想要问问我甘不甘~”

这几天跟很多老朋友会了面,少不了的就是寒暄温暖。
朋友们多数都还在念书、实习、等待成绩、待业,所以难免不了慰问我的近况就是关于我的工作。
工作环境、同事、薪水。
至于几位同行的朋友,有的也因为相似的原因,跳槽了、转工了。

我的确抱怨了一大堆,也终于有人在我宣泄后公然指出了我的盲点。
一年下来的工资,我觉得我不跟家人伸手要钱还能生存,真的已经棒棒der。

跟学长同事小聊了一下,原来我们多少都心存不甘。
但找不着什么原因,每当我们面对老板都无从开口。
啊!为什么每个朋友都觉得我应该理直气壮理所当然,而我却展现得无比懦弱。

朋友说我的工作量跟我的工资跟我的学历是不成正比的。
"Don't underrate yourself."
然后还帮我找公司、找兼职,给我赚些外快。
感动绝对不在话下。
当有人比我还关心自己、当有人为了改善我的生活比我还积极的时候,我突然开窍了。

凭什么别人眼中的我明明有无限潜能,我却甘于继续呆在这间小公司?
凭什么别人在为我找机会,我却甘于得过且过?

朋友为我设下的期限,三个月,薪水不涨,我就走人。

*各位亲爱的读者,有工作机会记得叫我,我想我快失业了。*

P/S: 小公司没什么不好,有些时候小公司的机会反而会比较多。
这公司没什么不好,但光薪资这一方面,我的确撑了好久无所要求。
难道我的付出我的努力真的不值钱吗?
该是时候不再任性,好好为自己打算,不让父母担忧了。
去或留,三个月后拭目以待。

Sunday, 2 April 2017

见识 Drama

这是关于我在今天工作时的经历。

因为时间关系,已经一个星期被agency搞得睡眠时间严重不足,每天早上六七时起床,平均凌晨两点回到家、吃饭时间不定导致胃的不适,思想有些紧绷。
给的指示前言不搭后语,接近晚间的回复,计划赶不上唐突的变化。

这些对我来说已经微不足道了,我把这一切视为锻炼、训练、经验。

今天给演员们试装的期间,我承认我有些不在状况,已经好几天下来迷迷糊糊没有足够的睡眠和松懈时间。
驾着车去公司的路上,我眼睛闭上了好几次,真的好几次就快赔上命再不然就要破财挡灾。
感谢老天依然眷顾我平安无事。

演员们试装的时候,agency没有出席,所以我得负责用手机拍照,为的就是发给agency,他们筛选后可呈现给client做服装选择。

在此之前的一整个星期,agency有不停地告诉我client的偏好,还有哪些服装的色系是不被允许的,我和服装师们三个头都快六个大。我们这次拍摄的是开斋节广告,除了商家的品牌颜色,我们被禁止用的颜色还有青色、紫色、粉红色,就因为他们是商家对头的品牌颜色,还有比较偏向农历新年的红色。但偏偏啊,这些都是开斋节的服装颜色!还有服装设计上的限制、布料的选用。除了绞尽脑汁大家懊恼了很多天,还搞得还没开拍,预算就已经不停地爆了。

而在昨天,我们老早就把服装参考发出去给agency的时候,她没第一时间给我们回复,却拖到了晚上才给予答复,导致今天的试装很匆忙,因为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
然后问到其中一套衣服是否有其他颜色选项,而剩下的就只有粉红色,我就回复说不好意思还有一套是粉红色。老板看到我的回复就说他有不祥预感,结果戏剧就真的上演了。
Agency立马拨电给我老板投诉我,说我那是什么意思,说我很rude,挂了电话后老板就叫我先暂停联络agency,因为她绝对不会给我答复。那一刻,我知道我没有错,我绝对不会认错,可是我已经预知,再怎么勉强自己委屈自己,我最终都得道歉。不论怎样,工作还得继续下去。

我虽然心生忐忑,但是心中早有打算,肯定是道歉解决这件事。试装完忙完之后,老板叫我载他,我也料想到老板会在这段时间给我劝说。老板没骂我,但我还是向他道歉了,给他惹了这祸。老板没有明示,但是我明白他婉转言语中的意思。
我的沟通方式不够婉约、处事不够圆滑、没有心机、太直接,这些让我在社交方面很吃亏,甚至是缺点。

话说回来,老板叫我回家冷静一番理好情绪,再打一则向agency道歉的信息,先发给他过目,没问题后就发给agency。
是的,我照办了。但我很倔强,我就只是很字面上地道歉几句,但我没说 “I was rude”,我只说“My words were rude to you”,因为打死我都不承认我对她态度恶略粗俗没礼貌,我没有!只是我之前的那番话对她而言不中听而已,我无法做到满足每个人。
信息发出才没几分钟,我就接到agency的电话,我理了理思绪,假装很亲切的语气接了电话,她就一直安抚我说没事,不需要感到内疚之类的,她尝试表达她是个明理的人,只是因为当下她太心急想把事情办好,才会觉得我的答复让她不舒服。我也很配合地道歉几句说我也有问题,然后结束通话。
挂了电话,我知道事情解决了,就自然轻松了不少。但是心里还是想着,这一切真他妈的虚伪,连我也得迫使很虚伪地配合演出这个戏剧。
才挂电话没多久,也接到老板的电话了,他说要让我见识这个行业的drama之一。原来agency在打给我之前就已经打给老板了,她以为老板骂我,就叫老板不要骂我,然后说我对她已经算很好了,换做其他人可能情况会变得更恶化。
我内心的那双白眼老早就翻到南极北极去了~~~

这个摄制至今还没结束,后期还在做更改,希望可以如期完成交货,那我就可以赶快close job为这个job画上句号。


其实这样的事情我不是没见识过,毕竟在大公司实习的时候看过更大的场面,也就知道service agency才是最艰难最挑战的工作。
老板认为我会culture shock/ drama shock,但其实踏入这行,这个职位,我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而且我也预料未来可能会遇到更棘手的问题,所以这对我来说真的算是小菜一碟。只是我没想到,事情发生的一天来得那么早,而且原因只是因为一套服装的颜色,这一桩小事,我是挺无语的。

我会尽量让自己调适过来,必要时还是得逼迫自己虚伪、陪笑、应酬,因为这是我的专业需要——服务,production servicing,免不了的。
只是演得累的时候,真的需要足够时间喘口气,因为这样的戏剧内伤对我来说,伤很重,我会厌倦,但也会学着接受。

为了梦想,继续加油!

Saturday, 11 February 2017

这个农历新年

不一样了。

除夕夜,不变的团圆饭——火锅。
第一年没有您的团圆饭,我们很迟才开饭,可能今年不行拜天公,不需赶东赶西。
二姐在团圆饭开始前才刚好到家。
长大了,新陈代谢大不如前,大家的食量都变得好小。
吃饱喝足大家聚在客厅的时候,电视的声量很大,屋外的爆竹声响很大,多了一份空虚。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客厅架了相机,那是至今最新的全家福。

年初一,父母今年不行派红包。
但妈妈给压岁钱的时候,直说今年少了两份红包,说的另一份就是您的。
我记得去年的新年,我还没工作,还没能给你红包。
但第一次拿到薪水,再回到祖屋看您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给您零用钱。
我遗憾,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孝。
这一次回乡看您,我们还顺道跟二叔一家吃了火锅,不亦乐乎。
上一次在同样的地方,那一顿计划的火锅餐聚被闹得不安宁,这次您还在吗?

年初二,今年没去酒楼,而是在小舅家办火锅。
热热闹闹的大家庭。
也拍了今年第一张全家福,有大姐夫,有二姐的男朋友。

年初三开始,大家各有计划。
年初四,二姐趁凌晨搭机返工了。
我在初六的时候可以说开始返工,但在初七正式开工。

这个农历新年,我有很多暂时还没能用文字理清的情绪。

今天年十五了,元宵节,中国情人节,今年最后一天农历新年,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大吉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