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1 December 2017

回顾2017

2017最后一天,会是在水果档度过。
还能被回想并记录下来的,即表示它/他/她教会我某些事情,或者对我来说是重要的。


其实上半年的一切都还算顺利,无论工作上、心态上。
到沙巴拍摄、见识 Petronas 的科学实验还有危险的化学制造工作。
公司来了两位实习生进阶成为公司一份子,还记得第一次真正对她们发火是在四月拍摄 Courts 的 Raya 广告,还记得当时我也被那位难搞的中介忙昏了头,她们至今仍感同身受。

下半年,我深深体会世事难料,太多打击、太多不安。

阿嬷离开一年了,根据传统有个“对年”的仪式。
偶尔仍梦见阿嬷,但梦境里的她并没交代事情,每一次的梦境都是一个很生活化的场景。
好几次,梦醒了,我哭了。
其实,只要每一次提起她、想到她,我的眼泪都是不自觉的流下来。
阿嬷,我爱你。

爸爸发生车祸,伤了手,动了手术。
当时我还在录音现场,妈妈打给我的时候语无伦次,因为她也不知道爸爸的伤势。
据妈妈说,爸爸在通话中只是草草说了几句要请邻家的表嫂准备载他去医院的话。
爸爸一进家门妈妈就被吓呆了,他的手鲜血仍直流,包扎的纱布、身上的衬衫都血迹斑斑。
我赶到巴生的时候,爸爸已经在医院了。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也被吓到了。
本想说他还能开车回家,伤势应该不严重,谁料到我看到的,他的裤子上和病床上还是有血迹。
我妈说,我的倔强绝对遗传我爸,因为当时意外发生在吉隆坡,很多人当下要送爸爸去医院但爸爸不肯,去了附近的诊所打了消毒针和包扎,竟然给我们单手开车回巴生。
后来住院几天,手术处理碎骨、缝了三针、做复健、配合产品,表皮伤口恢复的速度,很多人都难以置信。
谢天谢地,我爸平安无事。

接下来就轮到我有事了。
去 company trip 之前,盆骨间就不时出现疼痛。原本以为是运动不小心拉伤,怎知道疼痛感肆虐,甚至有时候坐下会起不了身,我就知道,事情大条了。
虽然说我的软骨流失还不是严重到需要动手术,可是我不得不承认,打从第一天疼痛出现,我就一直被这个症状困扰着。
生活作息与工作方面需要注意的事项很多,因此我也感觉到我变得更焦虑。
虽然现阶段我服中药逐渐恢复,至少减轻疼痛,但是这个永久性症状会伴我一生,我也只能接受。

家有喜事。
很多人说,我大姐好像一直忙婚事忙不完。其实大姐大姐夫去年就注册了,原本想赶在阿嬷身体仍勇健的时候举办婚礼,但一切都不在预料之中,来不及。
打算之后补篇细说大姐的婚事,所以这边就带过了。
总而言之,就是煞人,一切都很美好。
还有还有,刚好满三个月了,所以顺道在这一提,我快当小姨了!雀跃万分啊!

再来,爸爸的健康有了状况。
自从车祸意外后,爸爸时不时会感到心脏不舒服。弟弟也察觉到,近期爸爸做工的时候状况不是很好,易喘、心脏绞痛。
为了安心,帮爸爸安排了到医院检查,发现他心血管阻塞,需要做搭桥手术,浅白点的说明就是用脚根为阻塞的心血管搭建一条路。
但基于目前咨询的医生无法给我们清楚深入的解释,所以我们都无法信任这家医院。
目前,做了安排会到国家心脏中心 IJN 再次检查。
现阶段爸爸也服着中药,中医师是亲家公介绍的,颇有名堂人称“虾哥”。我们第一次去的时候什么也没说,单是他把脉,就把爸爸的身体状况细数一遍。很多人心血管阻塞也是给他医好了,包括亲家公。虾哥的做法是服药,药房是让心血管软化,适时的时候才会推拿阻塞的心血管让之恢复通顺。
不论最后的做法是什么,我知道我爸爸会平安无事早日康复,一定会。

11月,我和我妈也做了身体检查,妈妈的身体健康比起往年进步了很多。
除了 B 型肝炎,体内盐分较高,基本上没什么大碍。
妈妈和爸爸一定会健康长命百岁。
而我的报告就不是很理想,医生怀疑我有地中海贫血症、缺乏钙质及铁质、体内盐分偏高、红血球指数偏低但白血球又过量,要我注意自己的健康,也要我再做一次确定性检查。可是我忙碌至今仍没时间安排第二次的检查,所以就祝福我吧。

9月开始,扰人的事情可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的焦虑甚至会让我无预警地崩溃痛哭。
除此之外,为了爸爸的身体健康,我好多次跟父母起了严重冲突。
我意识到我的情绪已经超乎了我的控制能力,忙完了10月的工作,我毅然地申请了一月的无薪假。
说了很多次的辞职,也跟老板提起了很多次也在老板面前掉泪很多次,但在老板的挽留下我还是没走。
原本打算出走调适心理,但爸爸的身体状况,加上家里忙着装修及筹备大姐的婚事,那一个月我几乎都是呆在家里哪儿都去不了散心。
那我又是如何让自己回复平静?说出来笑死人,我就只是观看《爸爸去哪儿第五季》。从不看中国节目的我,竟然追看这一季的节目。不得不否认,小朋友的世界真的很美好,我希望他们能一直保持这种乐观、善良、快乐,毕竟长大了的世界真的很不一样。
除此之外,我也开始学习控制眼泪,近期的记录是一天忍了五次眼泪,嗯,这是我骄傲的倔强。
另外,也不知为何今年特别期待过圣诞,第一次喜欢圣诞节,希望未来有机会过个白色圣诞。


至于问到自己2018年有什么计划。
健康状况,我希望我能慢慢地回复运动的日子,但我会注意,做身体能负荷的运动项目。饮食方面是必须节制的,你不得不相信, what you eat is what you get。
工作方面,或许我会再考虑离开公司一段时间,想给自己不一样的环境,毕竟我现在的心态不如当初了,该顾虑的地方仍需顾虑。
至于家庭的和谐,姐弟都说我太敏感了,我会继续改正,不再对家人暴躁的态度,我只希望我们一家可以平安健康乐活。


2017年,我领悟的实在蛮多的,但我感恩这一年里的生活际遇,让我在跟朋友谈吐的时候,发现原来我已经抱着一种随遇而安,不再对未来惶恐的态度。
说实话,即便天塌下来的大事,我认为我也能看淡的。
但若要我用一句话做总结,我会说:Health is wealth and health is happiness

Friday, 20 October 2017

找不到舒缓情绪的这些文字

大约三个月前的其中一篇文,我说过这个时候的我,如果薪水不涨,我就走人。

计划是赶不上变化的。
世事是难料的。
健康不是常驻的。

我的身体可以说是出了状况。

在去 company trip 的前两个星期,我的左腿开始疼痛。
痛的部分是臀部及大腿之间,那种像是抽筋的疼痛(我不曾抽筋,所以也不清楚这样形容对不对)。
刚开始的这两个星期,痛楚只是一阵一阵地,不经意地来,不经意地走。
而且类似的状况在之前比较激烈运动的时候也有过,所以我也不以为意,以为是自己不小心运动的时候弄的小伤,只是这次痛得有点久,真的有打算去看跌打,但是工作太忙了,所以又不了了之。
第三个星期, company trip 回来的时候,发现真的很不妥了,痛楚剧加,而且影响了我的作息。更准确地说,其实是影响了我的日常情绪所以影响了我的表现。
重点是,痛楚从左大腿延至膝盖,再从膝盖延伸至脚踝。不仅如此,我也开始感觉到了右腿的疼痛。

其实原本的打算不是请假,而是辞职。
同事看我包扎着脚回来,调侃问我是不是真的那么严重,我的心顿时累了。
后来老板要我请假,看了不止一位跌打、西医。
照了 MRI ,听了跌打医师及西医的解说,可以下的结论是:我腰椎的其中一节软骨裂了(基本上是腰椎的部分软骨都不在正确的位置上),软骨内的液体物质(不要问我专业名称)也已经移位而压到我的神经线(中医说是坐骨神经),所以导致我的疼痛。

破裂了的软骨不会愈合。
这是永久性伤害。

你问我有没有害怕过?
有。
我在寻求咨询前上网看了资料,加上在医院工作的姐姐给了些解说。
坐骨神经的伤害,重则影响行动能力,可以导致下半身的瘫痪。
好几个夜晚,我是眼泪伴我入眠的。

在跟老板说明要退出摄制的时候,第一句话还没说完,眼泪就噼里啪啦落下了。
“我想我需要暂时退出 production 。“
这句话,很难启齿,一旦开口,眼泪就落下,我知道我还是热爱这一个行业的。

老板劝我不要辞职,我们可以一起商量办法。
老板允许我请假就医,转职比较多 paperwork 。
我接受了。

吃了两个星期跌打医师给的药,情况有一点点点的好转。疼痛不再延伸,但是还是在左骨盆间,我甚至都快痛到麻木了。

这几天在公司工作甚至在拍摄场合的时候,很多次都痛到无法忍受,找了封闭的地方躲起来哭。
我就是情绪方面自制能力很差的人(想哭就哭)。

我没把这些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我不习惯打扰人,除了在 Twitter 关注我的人,真心抱歉。

但这几天,妈妈发现我的不对劲而开口了,说如果我真的觉得很辛苦,就辞职在家休养吧。
我是个很能忍痛很铁齿的孩子,没什么大问题我是坚决不看医生不吃药的孩子。
还记得那天突然开口跟父母说我想去检查的时候,妈妈确确实实被吓得目瞪口呆。

听了妈妈的这番话,我觉得我很无能。
我还要依赖父母养我吗?
什么时候我才能尽孝道,给他们真正轻松惬意地过生活。
这几次的就医,花了四位数的数目,都是父母付费。
我真的很难受。
而我相信,没人能够理解我的这股难受。

那天西医看了我的 MRI 结果,他的第一个反应至今我仍挥之不去。
他的第一句话说:“唉……你才这么年轻啊……”
尽管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种种结果难免还是让我措手不及。
谈话快结束的时候,我想西医看出了我的担忧。
他安慰地说:“不过啊,你也不要放在心上,这种情况不是发生在你的身上而已,现在很多人都有这种状况,所以接下来要小心,不要想太多,没事的。”

嗯,我真的都听进去了,我真的都知道了。
只是我控制不了心里的战争。

我默默在心里发问过无数次,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会这样?
数不清的为什么。没有解答的为什么。
但我却不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人,我凭什么难过?
又是这种内心的战争、思想的挣扎与矛盾。


接下来的日子,我不可以搬重物、不可以下蹲、 不行久坐(基本上我在公司的时候都站着)、不可以运动甚至做瑜伽,只能游泳。
其实听到医生说“不可以跑步”的时候,我仿佛听到了世界末日。
不过比起还能行走还属能正常行动,我没什么好怨言的了。


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

我在打着这篇文章之前,再次因为忍受不了疼痛,趁着同事们出去午餐的时间又哭了。
我是忍着疼痛及泪水打完这篇文。

不想听到安慰的话,因为安慰的话始终是安慰人的。

伤害康复不了,只愿伤害不会恶化。
希望至少我可以不再被这状况困扰。









这真的是一段「需要很多正能量」的漫长时间。
Sorry people, I will try to control myself for not spreading my negative emotions. And indeed I really need lots of positive energy to pass through this period of down time.
Love life, be stronger!

Tuesday, 12 September 2017

我曾经

我曾经立誓 成绩一直要名列前茅 要当父母永远的骄傲
我曾经梦想 长大后要当一位医生或护士 要赚钱让家人的生活担子轻松些

我曾经坚信 友情的维系可以很单纯 就算分道扬镳 小学后我们还能是彼此的最佳倾诉着聆听者

我曾经痴狂 每天都要听上张栋梁的歌声好多遍 每次不开心都要听他的歌声疗伤伴我眼泪入眠

我曾经认为 我是乐观的人 大剌剌的个性 只有我可以蛮横

我曾经以为 你可以是我永远的避风港 虽然你学业不佳 但是你可以为我撑起一片天
我曾经以为 我能够改变你 带领你来到更好的环境 可惜最后我累了
我曾经以为 我不会后悔 但每每想起你的好 尤其对我的好 我内疚 我惋惜

我曾经以为 卸下兄弟情 给彼此一个机会发展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曾经以为 你不重要 但当你离我而去 我知道我用情太深 是我堕入情网 不是你的错
我曾经以为 我不再想念 我可以坦然大方 可回忆总在欺骗我

我曾经迷惘 不在乎成绩是否数一数二 我竟然说起累了 我想要平淡就好

我曾经认真 为了自己的大众传播理想付出
我曾经放弃 或许付出真的不够 至今我仍半桶水

我曾经感恩 良师益友 虽人数不多 但真心的用行动证明的 几位就好

我曾经傻劲 相信只要这几年为你默默付出 终有一天会有所感动有所举动 但至今你什么都没做 我什么都没有 我其实不求回报 等待一切过去我就会好的

我曾经不安 自己究竟要的是什么 为什么我不了解自己

我曾经行动 走出舒适圈 但现在为什么让惶恐吞噬了所有勇气 我究竟在干嘛

我曾经停滞 想要写下的文字很多 但情绪已过 写不出感受 这样很不好受

我曾经热爱 文字带给我的安全感 至今仍能从中得到安抚


我曾经有过 许许多多的曾经 曾经做到的 曾经食言的 或许某日当你问起提起 我才会想起 我也有的那些曾经